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往公民社会

每一个时代都与上帝直接觌面

 
 
 

日志

 
 
关于我

专业调戏五毛,作弄脑残,气死义和拳民不偿命。编辑约稿请联系:MSN chen1776@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美好社会》:唯有东风旧相识  

2009-08-21 11:1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好社会》:唯有东风旧相识

民主是一件劳神费力的事。作为一位始终保持着热情来关注社会公共事务的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在与民主相关的“劳神费力”的过程中,慢慢积养着他对人类事务解读的品性。民主这个词,与政权归属相关。即便身处政治文明相对发达的美国,加尔布雷斯无法摆脱的一个基本事实是,一个经济学家并无多少正真意义上的权力,他能做的是将他的声音和说服力,注入促成政治行动的社会影响力中,并保持乐观充满期待的心态。无论处于一个怎样的社会形式中,民主或非民主或其它,对无权者宣扬“一言可以兴邦”,都带有谎言的色彩。加尔布雷斯一直在写作,一直在动用他的理性,去思考。如果说,理性的一个特点是反抗被绝对化的倾向,或者进一步讲,理性对立于那种靠最终定论来省略进一步思考的偏好,那么,加尔布雷斯持续不断地思考的一生,几乎是可以作为对人类理性礼赞的一种优雅的回应了。

《美好社会》写作时间是1993年至1995年,生于1908年的加尔布雷斯已是真正耄耋之年,思想上却毫无耄昏耄衰之迹,似白须银髯的智者,从容地述说他对人世睿智而质朴的认知。这一回,他不再像以往那样满怀幽默亦不乏自信和得意地批评那些既定的立场,更多的是对人类世界的柔情和爱,同时融合着对人性脆弱部分的理性的宽容。他把美好社会的本质界定为:美好社会里的每一个成员都能过一种有价值的生活。加尔布雷斯的思考,一直带有政治行动的气质,从不掩饰自己对创造一个美好社会的渴望。以研究复杂的利益关系——经济学立身的加尔布雷斯,他曾身兼教授、作家和政治家等社会角色,确实如他自己所说,假如他不是以一种自居的知识分子的方式写作的话,他扮演的任何角色都会不为人知。在过去的那么多年,加尔布雷斯在分析社会权利与权力的过程中,创造了“丰裕社会”、“常规智慧”、“抗衡力量”、“技术统治结构”这些广泛流通的语汇,从言说的层面拓展了个人对社会发表意见的论域,也在一定意义上增添了个人之于社会的价值。界定和描述完美社会,则是直接将个人的价值纳入理性经济人的社会关怀中。

从货币诞生的时候开始,人在社会交往中追求金钱或者说现实物质上的回报,此间带来的影响,一直在影响着人最切实的生活,但是每一种文化因为其所担负的维护文明秩序的职责,或多或少会掩饰或淡化对这样的影响的关注,尽管在现实层面,每个人都需要关注这一点。憧憬一个美好的社会,在历史上吸引过很多人,曾经有过的关于乌托邦的言说,至今未脱去魅泽的光耀。但是,那些言说却从来没有像加尔布雷斯那样清晰地指出:因为金钱所购之物以及通常纯粹的获得钱财的愉悦,没有什么比金钱上的回报预期更能激发对社会有益的努力了。《镜花缘》里的君子国里的那些君子们显然太过幽默了,如果不出意外,总会有一天早上醒来他们会真实地感觉到自己被君子陷害了。

怎样使“追求金钱上的回报”变得有价值,既让个人生活有价值,又对社会有益。对这个问题的探索,其实是加尔布雷斯在写作《美好社会》一书时贯穿的主线。假如把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放在中国,那么,加尔布雷斯的思考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所有真正的问题都是有特定的背景的。加尔布雷斯身处的美国,是资本主义业已发达,政治文明亦取得一定成就的国度,他甚至不需要用太多笔墨去解释怎样才能称之为有价值。当他以长者的身份,严肃而不失温厚地指出“不允许年轻的人在勤奋和少年贪娱之间作自由选择”,中间所包含的对美国公民教育的自信,不言而喻。而中国至今还在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之间作着色彩缤纷、华而不实的争论。这是历史碾转的速度留下的距离。在加尔布雷斯的言说语境里,教育不仅使民主成为可能,而且使它成为必须,原因很简单,教育使人无法沉默屈从,没有其他更可行的方式来管理有自主思想的人。

异乡物态与人殊,唯有东风旧相识。在加尔布雷斯对美好社会的描述中,假如说他对军事权力、对外政策的策划性建议,并不能让我们感觉到真实的和煦,那么,他对美好社会的经济、权力、权利的构思,及政府、教育等扮演的角色的定位,显然让人如坐春风。加尔布雷斯把人简洁地分为两类,一类是富人,一类是穷人。美好社会为人们提供的是一个强大而稳定的经济,让每个社会成员拥有经济收入的机会,允许愿意参与社会的人以其才能追求金钱上的回报,施展其良性的致富方法,同时温情地保护那些不愿意参与社会经济事务的人。教育在最基础的层面上,为社会提供一个关心政治、表达清晰的公民社会。政府提供有益的公共干预和控制,使经济的运转朝向有益社会发展和个人发展的方向。政治不是权力的角斗场,而是造就美德和自由的秩序,真正的权力掌握在领导和指引大公司的人手中,而那些人不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资本者,而是作为经济的理性参与者的身份在掌握权力,调整经济,使之良性运作。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创造一个美好的环境,允许人自由地享受自己的生活,追求个人最大的价值,同时在此间付出对社会有益的合理努力。

经验是不同的文化之间可传递性最强的东西,在加尔布雷斯的美好社会里,他所表达的那些经验在我们的政治语境里,很多尚未能以经验的形式被直接实践,而只能以理念的形式被分享。也正如他所说,我们的处境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有些人不知道,一个是有些人不知道他们不知道。加尔布雷斯对他所描述的美好社会的可行性强调,在我们这里又是渗入东风的温煦,带着希望的光,而不是魅泽。

 

成稿于09-07-27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