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往公民社会

每一个时代都与上帝直接觌面

 
 
 

日志

 
 
关于我

专业调戏五毛,作弄脑残,气死义和拳民不偿命。编辑约稿请联系:MSN chen1776@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民国外交官眼里的黄俄他爹  

2009-08-21 11:1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民国外交官眼里的苏俄

读《颜惠庆自传》,风流总被,穷凶极恶时代的雨打风吹去,观今日的外交官圈子,党棍代替了文人,只剩下一堆供人嘲讽的笑料,Hello,龅牙叔,肛肛哥。

颜惠庆的一生,还是有化不开的民族主义情绪,无法达到胡适等辈的阔达境界,人之为人的尊严和自由,其实与家国叙事无甚大的牵涉。不过他的留美背景,依然使得他比留日者稳当、理性多了。

颜惠庆被任命为中国驻苏联大使,是1933年的,彼时的新生极权国家,迷惑人心的力量是极为强盛的,因为连胡适都发出了类似的赞叹,尽管不久以后就进行了否定。而资本主义国家,刚刚经历了经济大萧条的凄风苦雨,两厢对比,似乎更加为集体经济支撑的集权制度增添光环。

在那关键一年,去留抉择上,颜惠庆是不幸的,他留在了大陆;颜惠庆也是幸运的,他病疫于1950年5月24日,权力者的画皮还未完全脱下,他生前还享受了花瓶的虚华光鲜待遇。我死以后,哪管它洪水滔天,这句话客观套用于他身上,简直是量体裁衣。

除了在外交界的长袖善舞,他的一生业绩还在于为商务印书馆主编《英华大辞典》,执教上海圣约翰大学,参与筹办清华学堂、国立北平图书馆、中国红十字会等。教书兼任编辑,是在从政之前的岁月,所以他也是文人从政的一个范例。

以下是摘抄,我不掺杂任何评论。

 

不像其他欧洲城市那样,莫斯科本身没有独立的新闻报道,我们也买不到外国的书籍、杂志和日报,这使我们难以获得信息,无法知道苏联或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

 

所有的出版物都是官方出版物,并且严格封锁,即便想撩起文件的一角看一眼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可以说,他们决不让局外人看到任何东西。在苏联生活时,想得到任何有关的信息,都会使人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无助与无奈。

 

我们除了与苏联官方和半官方人员有很有限的交往外,与当地人民很难有接触,当然更谈不上交朋友了。苏联当局不赞成外国人与苏联人交朋友,如果外国人坚持与某苏联人交朋友,那么,他的这个苏联朋友就会受到警察的监视。在苏联,外交官生活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环境中,这种隔绝比起过去的北京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每一个使馆的门前,都有警察站岗,岗亭内配备有专用电话。帝国主义国家的大使每次外出,都有警车跟随“保护”。

 

从客观情况上来说,莫斯科乃至整个苏联,令人感到新奇而有意思,因为它与欧洲其他国家太不同了,它正在尝试一种全新的社会制度;但从主观感受来说,这里的气氛和环境如此压抑,令人感到像是在夜幕中摸索,对所有听到的甚至见到的都有点不敢信以为真。

 

然而,中东铁路的出售使我们相信,他那一瞬间的表白说出的是真相,虽然他本可以说得稍微隐晦一些。自那以后,很多事情进一步肯定了这一事实,即苏联指导对外关系的最高原则就是自身利益。

 

这一重大的社会实验付出了巨大的生命和物质的代价,所取得的一些成果无疑将会被其他一些国家采纳。至于这样的成果是否可以不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或以其他不如此激进猛烈的手段来取得,现在还很难回答。只有随着时间的推进,并与其他国家的经验相比较,才能作出比较合理的评价。撇开尖刻的讥讽和冷酷的敌视,平心而论,人们对于一个甘愿付出重大代价进行如此伟大的社会实验,以求为人类发现更美好幸福的生活的民族和国家,至少应给予同情。至于苏联是否已经发现了一种优越的社会制度,人们对此看法不同,分歧极大,但是,不管怎样,每一个国家都有权采用其认为是最好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只要该国不试图将之强加于他国,后者不必对本国以外的事说三道四。

 

成稿于09-08-15

  评论这张
 
阅读(15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