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通往公民社会

每一个时代都与上帝直接觌面

 
 
 

日志

 
 
关于我

专业调戏五毛,作弄脑残,气死义和拳民不偿命。编辑约稿请联系:MSN chen1776@hot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形而上学与社会希望》:要托洛茨基,也要野兰花  

2009-08-24 00:5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形而上学与社会希望》:要托洛茨基,也要野兰花

罗蒂是一位充满魅力的智者,思想的风帆张得很大。他一路前行,坚着沉稳,从不惮于把自己深思熟虑的东西表达给社会,在专业领域——哲学内,他如法官般,为传统哲学各名家流派,写下一份份论证严密、勘透犀利的判决书;在社会文化、政治范域内,亦是拨开各种修辞策略背后的用意或诡计,坦陈自己的看法和观点。罗蒂因此招致各种非议,甚至某些并不携有敬意的攻击及贬损。在自己的思想自传《托洛茨基和野兰花》里,他自我嘲讽为“傻笑的知识分子”,不是无奈,实多弘毅之勇,欲于世俗的地面上,对此岸的社会发出严谨负责的声音,不是彼岸,也无关头上的星空。斯人已去,他人或可歌,那些产生于特定时代氛围的气势汹涌的喧嚣,慢慢褪去了声响,罗蒂的声音才愈渐清晰。于是蒙蒂塔的那段热情洋溢地描写罗蒂的话,开始取代了那些偏执的尖酸之语,被人广为引用,特别是那一句:“如果罗蒂从来没有存在过,他还是会被创造出来。”幸运的是,罗蒂存在过。

在罗蒂的语境内,托洛茨基这个名字是凝合了社会正义、民主、自由之价值的符号,而野兰花则是个人对自我完善、非理性事物、甚至神秘事物的追求的隐喻。前者被罗蒂放置在公共空间内,而后者被罗蒂划入完全由私人主宰的自我空间内。理论上将自我和社会的捆绑松解开来,清晰地划分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界限,多少透着罗蒂对人性的体谅、宽恕和期待。出生于1931年的罗蒂,15岁便以其聪颖之天资,进入芝加哥大学,主修哲学。自己躬耕之领域,他首先目睹的便是海德格尔的悲剧:以其“孤独的个人哲学”,抱着幻想和激情,兴致勃勃地陷入纳粹政治中,并在之后不断承受“君从叙拉古来?”的哂问。在罗蒂看来,当知识分子遭遇政治的所产生的悲剧,是那些将自我和社会以崇高的名义捆绑起来的理念,对知识分子的约束,及在此基础上激情却错误的引导。如果说,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是极权统治为垄断公共权力而营造的语言神话,那么,“柏拉图——康德”的先验道德哲学,则是以强迫性的雄辩力量,垄断着个人在具体情景内进行自我完善的自由。哈贝马斯对尼采的批判,或萨特对普鲁斯特的谴责,都是粗暴的,都没有区分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把原本属于私人领域的思想看作对公共领域的政治理想的威胁,实际上是绕着弯把“君从叙拉古来”的柏拉图式的悲剧迎了过来,认可着个人思想引导、实践政治理想的千年沉梦。

20世纪哲学的发展是令人迷惑的,各种新生的名词纷纷飞驰,冲击着人的头脑,被击中者,彷佛对一切事物都有了新的见解,却陷在混乱和断裂之中不知所措。传统和现代在理性和想象中的痛苦对峙,此岸与彼岸,心中的律令和头上的星空,被颠覆着距离于新语汇中纠结不清。而现实的社会发展笼着战争的烟雾与极权的黑暗,充斥着各种转型的痛楚和非正义的辛酸。哲学在具体的现实面前,既没有强大的解释能力,也没有诠释自己的自信。还是罗蒂,全面、系统地借用了分析哲学的资源,强化了实用主义哲学的道德关怀主题,清楚地说出这样的话:“政治学是漫长的,而哲学相对地是短暂的。创造一个没有暴行的世界的渴望比任何一个哲学观念都要深刻而持久”。罗蒂在他所有的文字里,无论是哲学的,超出哲学范域,塑造着这样的知识分子形象,既要托洛斯基,也要野兰花,能以自己真挚的情感保持着对野兰花、柏拉图或是德里达的哲学、基督教或是神秘主义的迷恋,也承担起对社会的责任和充满追求正义的渴望。

罗蒂曾两次来中国讲学,一次是87年,当时的中国正是大规模输入西方理论的时候,罗蒂对各哲学流派都有所批判,但又没有建立起系统的属于自己的、可以用罗蒂命名的理论,在当时颇有些“势利”的中国,自然不会受到文化意义上的热情的接纳;另一次是04年,距离罗蒂生命尽头不到4年,被中国学界冠以美国左派公共知识分子头衔的罗蒂,既没有清晰地回答那些与美国政策相关所谓的文化的问题,也没有清晰表达自己的哲学观点,反而不合时宜地说要关心日常生活,做世俗的知识分子,中国学界自然大失所望。

短短几年的时间,社会正义、民主、自由这些词的重量,在中国日益清晰,并逐渐带上社会希望的光泽,罗蒂的思想也随之凝聚起了关注的目光。《形而上学与社会希望》一书的出现,不仅是陈亚军作为一位哲学研究者多年心血的结晶,也是一种特定文化谱系内的社会现象。在陈亚军的那里,“罗蒂是位能让我激动的哲学家,哪怕是他的错误,也会让我兴奋,激励我进一步思考”,而在读者那里,罗蒂、罗蒂的书,以及阐述罗蒂思想的书,都在证实着阿伦特关于政治的解释:政治本身就是造就美德和自由的秩序,其条件是,充分享有政治自由,充分尊重人的多元性,充分让人在公共生活里发挥自创性和自发性。罗蒂要托洛斯基,也要野兰花,于是形而上学与社会希望,不再以相互对峙的方式被他的语言所描述。幸好罗蒂存在过,我们得以分享这样的思想资源。

 

成稿于09-06-12

  评论这张
 
阅读(15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